YtuSu > 网游竞技 > 七年后,大佬妈咪带着三个萌娃杀回来了 > 第三百一十八章告诉他,玩命奉陪

第三百一十八章告诉他,玩命奉陪



    贺云端不同以往。

    闺蜜柳如眉告诫过路声声,起初路声声疑惑,但在包厢里,那长达一个小时的深入交流,让路声声很快就领悟了。

    「你为什么不问我孩子的事?」

    「是我的。」贺云端咧嘴一笑,手掌落在她的后背心,「路声声,我一开始是怀疑那孩子是傅曾谙的,可稍微试探下,我就明白,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。」

    路声声惊吓道:「试探?」

    「他故意道出你怀孕的事儿,就是为了引我发急,可想想看,我一在记者会上,表示你我关系匪浅,他立马行动,打压你的公司,为什么?」贺云端笑得邪魅,睿智的分析出其中的深意,「难道他就不担心这么做,会伤到孕妇的心,要了孩子的命。傅曾谙怎么舍得自己的孩子……送命呢?」

    路声声手臂一僵。

    她靠过去,主动的献殷勤,「云端,现在我已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,你……能不能不要再继续斗下去了,你知道,和t先生同流合污的人,还有很多,万一他们知道……」

    这些话,惶惶不安的抖出来,贺云端嘴角的笑容转瞬就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他搂着路声声,面无表情:「不可能!」

    「云端,算我求你了。」

    「路声声,鸾鸾差点儿被他害死,你却替她求情?」贺云端冷声问,「离婚了,你的心里都还有他的位置是么?」

    他拽开白衬衫,手指指着他心口上那触目惊心的陈疤。

    那些被玻璃渣割破的烂肉,一寸一寸的,距离心脏如此的近。

    「这样的男人,你,都还是站在他那边——」

    「他是孩子的救命恩人,他曾经多次救我,云端,你就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……」

    贺云端愤愤站起,瞪着路声声的脸,「路声声,让我放弃,绝不可能!」

    他气恼地走了。

    路声声手指捏着鼻翼,心累。

    有人推开门进来。

    柳如眉站在那儿:「我算着,你们再怎么,也能温存到明天早上,怎么又吵起来了?」

    路声声抬头,凝视闺蜜:「他跟傅曾谙一样,心里头憋了火,彼此都认为我路声声见异思迁。」

    她说完,又不自觉的吼了一声,「该死的,我怎么反而被他们拿捏了,凭什么。」

    越来越没有自我的感觉!

    柳如眉听后,无奈:「以前我以为被两个男人爱上,是幸福。」

    路声声跟着说:「你得庆幸老安不是一个占有欲太强的男人。」

    柳如眉坐到身边:「贺少会怎么做?」

    「继续跟傅曾谙斗。」路声声握着一大杯铁观音,猛的灌进肚子里,「我明天一早去见见洪队长,见见那位凶手。」

    「我也去。」柳如眉翘着二郎腿,手里拨了烟,「害了我鸾鸾和女佣的杀手,我也要去看看是个什么货色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认为是傅曾谙。」路声声握着拳头,沉思道,「也许你觉得我太果断了,但我就是有这样的直觉。」

    柳如眉未曾反驳,仅仅说:「女人的直觉,向来很准。」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春风拂柳,万物复苏。

    清早从酒店起来,柳如眉已经在公寓楼下等待。

    「你真早。」

    「是你太晚。」柳如眉笑着,拉开车窗,本打算见见洪队长,却见洪队长忙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看到路声声,他困惑:「路小姐?」

    「发生什么事了?」路声声看洪队长忙得不可开交,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「你还不知道么?」洪队长解释,「在西九巷

    子的茶楼附近,发生了一场爆炸事故,一辆宾利当场炸毁,好像还有人受伤。」

    西九巷子,茶楼,宾利。

    脑子里闪过昨晚的画面,路声声呆滞的起身,「受伤的是……什么人?」

    「你们认识。」洪队长踌躇的说,「是祁落。」

    「什么?」

    路声声和柳如眉对视一眼,惊惶的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「诶——」

    两人一起赶到了医院,看到了陆庭和祁落两人,脖子和胳膊上有伤。

    「出什么事了?」

    祁落懊恼的说:「我开的宾利被人给毁了,要不是拉肚子,我跟陆庭怕是当场就没命了。」

    陆庭眉心拧着,搀扶着祁落在椅子上坐下,「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,总有人对云端不利,不是车炸了,就是有人故意毁坏刹车。昨晚,要是云端真开了我们的车离开,怕是没命了。」

    路声声听了陆庭的话,心揪着疼:「他人呢?」

    「通风口抽烟。」

    路声声把手提包塞给柳如眉,焦灼的跑去看贺云端。

    贺云端站在那,手指拎着烟,在昏黄的视线下,眸光冰冷刺骨。

    她想跑过去,给对方一个拥抱,问一句,什么人干的。

    可又害怕自己出口,对方毫不犹豫的说出那三个字。

    傅曾谙。

    「路声声,告诉傅曾谙,我没那么容易死,用不着拿你做诱饵!」贺云端此刻的眼神里,没有半点儿爱意,比他的表情还要客套冷漠。

    是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两个兄弟差点儿被傅曾谙给害死,这口气,他咽不下去。

    「他不会这么做,一定是t先生手里的人——」路声声想要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想,却被贺云端单手揪住了衣领。

    「路声声,你想不想知道,我为什么不肯见你?」贺云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,「因为我每见你一次,就是在玩命。」

    这话无疑告诉路声声,她的出现,是催命符。

    一开始路声声不是很了解,后来询问了陆庭才知道,从自己回来那天开始,贺云端就像踩在钢刀上,稍不注意,就会命丧黄泉。

    而每一次的调查凶手,都指向傅曾谙。.

    「声声。」柳如眉看着她耷拉着步子往外走,满脸担心,「咱们一起走?」

    路声声在电梯门口停住,脑子里想过了诸多引蛇出洞的计划:「如眉,我需要你的帮忙。」

    「好,你说。」

    漆黑的夜幕下。

    坐在驾驶员位置上的路声声,紧紧地攥紧了手指,朝着公园的树木狠狠的撞上去。

    隐在暗处的手下,看见路声声出了车祸,不敢再继续隐藏身份,迅速的跑上前。

    「太太,太太……」

    他们嚷叫着,正准备拨打急救电话,突然被路声声拽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路声声顶着脑门的血,怅然的问:「是……是曾谙让你们来的么?」

    「这……路小姐千万要挺住,救护车马上就来了,马上就来了……」旁边手下,握着的手机仿佛都要飞出掌心。

    「伤得这么重,要不要跟傅先生汇报一下。」

    「傅先生要是发火怎么办?」

    「不行,管不了那么多了。」

    路声声听着他们的话,伸手将脖子上的项链拽下来,透过车灯,静静地凝视着。

    傅曾谙送的东西,她一样没带,唯独……这条项链。
新书推荐: 修仙女配争点气 非主流食神 从流浪地球开始的诸天 点错科技树:文明毁灭 修仙从忽悠开始 梨花已渡,谁人顾 神路终局 女术师可不是好惹的 救命!修仙女主被迫修罗场了 异界太凶,我苟回现实显圣